【GGAD】去看流星雨吗(尝试糖一发完)

去看流星雨吗

又名《我们相逢于流星落时》


于是盛夏成了一场流星雨,你和我在这里相遇。

于是回忆成了一场流星雨,满天的流星,每一颗都是你。

――――――――

 

01

 

座落在西南部的偏远山区,远离喧闹纷扰的城市,戈德里克山谷无疑是一个观星的好地方。

 

十八岁的阿不思安顿好阿利安娜,又打发阿布福斯上了床,终于可以清净一小会儿。

 

从小书桌前的窗子望出去,今夜的天穹灿烂得有些过分了,可以似乎一阵风过就会像风铃似的落下清脆的声响,阿不思揉揉眼睛,似乎真的看见其中有那么几颗掉落下来。

 

他咬咬鹅毛笔,心口像是揣了后山那一汪映满了星光的泉水,在给盖勒特的信上添上最后的落款,觉得墨水未干的三角眼也倒影上了星光。阿不思撸一把不情不愿的小猫头鹰:“我保证这是今晚最后一次!你最好啦,好吗?”

 

阿不思目送小猫头鹰飞出窗外,一直到栖息在邻居的窗前。其实他有一种直接从窗子跳出去的冲动,跃进夜色中,就像盖勒特曾无数次做过的那样,然后,也许,悄悄出现在盖勒特的窗前,看着他写完信纸上最后一行,他笔下的墨色映出星光,而那点光彩与盖勒特炯炯的眸光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但是不,阿不思从不这么做,并不是技术性上的问题――他不如盖勒特灵活,不过借助几个小咒语就能搞定。但是不,这有点太过头了是不是?显得过于急切?

 

哦,这一个月来你还没少做过火的事情吗阿不思。

 

一个幽幽的声音在他耳边说到。

 

阿不思摇摇头甩掉那个声音,望天。偶尔忘掉这些年在天文塔学习的知识,他只想像个麻瓜幼崽一样简简单单地看看星星。广袤的那一片星河被窗框束缚,倒像是魔法画像,也许每一颗星星都是画像中的人,只是隔得太远了,看不大清他们的轮廓。生命中,也许会有人像是金星,像是火星,不会发光,但转来转去永远不会将你离弃,也许会有人像天狼星,徒有光芒万丈,奈何隔着多少光年。

 

那,盖勒特是什么呢?

 

02

 

一只手攀上窗户,在星辉下略显苍白。

 

一颗流星溜进夜色的画框。

 

那只手的主人一跃而起,坐在了狭小的窗台上。

 

那颗流星消失在盖勒特脑袋后面,仿佛落进了那些金灿灿的毛发,给它们撒上一层仙尘。

 

阿不思不想打破这份静谧的美,他痴愣愣望着盖勒特,仿佛从来没见过他似的。

 

浸在如水的夜色中,盖勒特也能是这样一副静好的模样。光影与短暂的静谧给他白日所熟识的那个张扬的灵魂披了一层温软的纱。

 

没有感受到到预期的热情,盖勒特略显不满地挑挑眉,嘴角勾起阿不思熟悉的那种骄傲甚至略带侵略性的弧度。

 

“怎么了?阿尔见到我不开心吗?”

 

幻像破灭,这才是小灰狼真实的样子,阿不思在心里咕哝。

 

“被你的美摄了魂。”他轻笑着回答,缺席于天空中的月亮仿佛跃然在他的眼眉。

 

“我就知道你无时无刻不在渴望我。”

 

窗台上的少年倒是一点也不谦虚,笑声中有近乎放肆的快乐。

 

阿不思的表情像咬到了什么奇怪的比比多味豆,矜持克制的白眼将翻未翻,心想爱上这样一个混蛋自己算是没救了。

 

那混蛋善于把暖融融的阿不思式气氛迅速转换到不可描述的盖勒特式。那有着变态控制欲的混蛋。

 

“别说你不是。”小小的掌控者说。

 

“别不要脸了!”阿不思愠怒,出口却成了嗔怪。“开玩笑夸一句就膨胀变形……事实上,你挡着我看星星了!”

 

“玩笑吗?我可不相信是玩笑哦。星星有我好看嘛。”

 

“那是当然!”

 

那颗砸在盖勒特脑袋上的流星,阿不思不由自主地想到,倒是可以用来比拟那颗脑袋的主人。这使得他这肯定句听起来十分可信。

 

盖勒特不喜欢这样肯定的口气,他读不到阿不思没有说出口的比喻,但是他也当然没有,自然是犯不着,吃一群傻不拉几的小星星的醋。

 

“好啊,既然星星比我好看,我带你去看星星!”

 

阿不思的眼睛亮了起来。

 

03

 

“扫帚飞来!”盖勒特朝着姑婆家的窗户喊。

 

Duang地一声扫帚撞击窗框的声音,伴随着一阵稀里哗啦的清脆声响。阿不思皱了皱眉,打心眼里心疼巴希达撞上这么个倒霉侄孙子。

 

盖勒特稳稳接住扫帚,跨坐上去,同时继续刷新着脸皮厚度的极限。

 

“承认你就喜欢这样不要脸的吧!”他坏笑着去拉阿不思的手,“若是乖乖的十六岁小白兔,怎么满足的了你?”

 

阿不思重重地甩开他,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真的!即是不是为了他自己也得是为了巴希达家的窗子。这个小他两岁的,甚至还未成年的流氓总是不断挑战他的底线,知道如何玩弄他的羞耻感。

 

“我也只是开个玩笑,别生气啊!”盖勒特被甩开了手,又眨着眼睛去够阿不思的腰。

 

十六岁的少年比阿不思锻炼得好得多,他捉住阿不思的腰,一把将他抱到扫帚上。“虽然你生气的样子真是该死的好看。”他说着蹬着窗框腾跃到空中。

 

夜风中,阿不思感到裸露的手臂上汗毛竖起。他本来不想碰飞行者的腰,但是在他转身对着巴希达家窗户施完恢复如初重心不稳差点仰头摔下去之后,他认命地环住了它。

 

他们盘旋着越升越高,若不是天空没有一丝云翳,阿不思怀疑他们现在可能就处在云雾之间。

 

“别再往上了好吗?”阿不思说。

 

他看不出还有什么必要再往上去,现在他家与与巴沙特家的小房子看上去只有豌豆大小,他们飞得那么高,高到即使不施幻身咒都不会被发现。如果果真不巧哪个疯疯癫癫的麻瓜半夜三更出来纳凉,可能也会把他们当做夜空中的一只飞鸟,一只夜枭,当做尘世间徜徉在星辰之海中的暗夜精灵。

 

可是盖勒特还是忍不住上升了一点,老天,真的不是他有意敷衍,但是他爱死了阿不思方才说话时那不经意微微颤抖的小尾音,更爱他不由自主地将他搂得更紧。

 

“盖勒特!再上去会缺氧的!”

 

阿不思几乎是对着盖勒特的耳朵在吼叫,即使是在这样空旷的高空,他都不可能再装作听不见。

 

扫帚停下了,颤颤巍巍地悬浮在空中,盖勒特扭过头。

 

“缺氧吗?”

 

他蹭着阿不思的鼻子,啄着他柔软的嘴唇。

 

“还是这样更加缺氧?”

 

坏孩子撬开阿不思的唇瓣,不再满足于温柔的触碰。他的柔韧性似乎很好,尽管姿势极其别扭,却丝毫不影响他展开猛烈的攻势,舐他的唇,吮他的舌,掠夺他口中的甜美。

 

阿不思觉得肺腔里的空气所剩无几,但他竭力将盖勒特搂得更紧,一只手摸到了对方口袋里的魔杖。赶在丧失所有神志之前,他甚至迅速构思好了万全的防备――万一他们不小心掉下去了,他得抓紧这个疯子,并且迅速抽出他的魔杖赶在他们砸成两块肉饼之前用一个减震咒。

 

盖勒特腾出一只手扣住阿不思的后脑勺,绛赤的瀑布迎着风在他指间飞泻,怀中的身体还在轻微的颤抖。阿不思觉得眼前人的轮廓开始模糊,又一颗流星在盖勒特身后飞过,阿不思觉得自己在灼烧,一面飞翔着,一面燃烧着,微弱的风和他微凉的皮肤根本阻挡不了他心头炎上,反倒助长了燎原之势。

 

如同远方那天外之物燃烧着飞进大气层,阿不思吻着盖勒特,仿佛这样便能撕开他的皮肤,直达他灵魂最深处。一瞬间,阿不思觉得自己就是那颗流星,甚至看到同样灿烂的火星在自己身上迸发。

 

盖勒特终于放开了他。他大口呼吸着来之不易的空气,失神的目光落在他恋人人脖颈,后者仍在星星点点地啄吻着他的脸颊和嘴唇。

 

“盖勒特,今天是英仙座流星雨的日子!”

 

模范学生阿不思终究还是忘不了天文塔上学习的宝贵知识,一边喘气一边说。又两颗流星并排划破天际,夜已过半,流星群的高峰期到了。

 

“那今晚咱们就不走了!”

 

盖勒特毫不压抑语气中的兴奋,并十分行动派地,一挥魔杖变出一张舒适优雅的沙发床,又加了一个悬浮咒。

 

“这样就好多了,巴希达的老扫帚硌得屁股疼。”

 

他率先跳上去,单膝跪在沙发床沿旁伸出邀请的手,仰起头眨眨眼。

 

“请上床,我尊贵的王。”

 

阿不思把手给他,克制又克制想要踢人的冲动,还是选择先上了那张见鬼的沙发床再说。

 

“什么破审美!”

 

他不住吐槽那黑不溜秋还镶着红色丝线的东西。

 

04

 

璀璨的星河在他们头顶延展开,蜿蜒向无垠的远方。

 

他们并排倚着,十指相扣,沐着夜的风和星的雨,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人。盖勒特,阿不思,和他们的星,经此一瞬,恍若永恒

 

“总有一天,在这星河底下,每一个巫师都可以随心所欲地使用飞行扫帚,甚至不用顾忌时间地点和麻瓜的目光,如我们现在这样光明正大地悬浮在群星之间。”

 

“这是我们的梦想,阿不思!你和我,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我们联手,要不了多久就能实现。”

 

盖勒特的眼眸中涌动着着狂热,在这静谧如水的夜里,阿不思几乎听到少年的胸膛下噼里啪啦迸发出火星。阿不思突然觉得很冷的冷,双臂上的肌肉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他告诉自己只是深夜的凉风所引起,而盖勒特抱住了他。

 

阿不思不再思考,只是紧紧拥抱住他所能触及的温度。两具身体之间的距离仿佛要挤走他们之间的每一丝空气,近到他们薄薄的衣衫都黏在一起,近到他们冰凉的肌肤都融成泉水,近到他们炽热的灵魂都融成一体。

 

05

 

流星受着地球的吸引,义无反顾地扑向那几乎将它灼烧殆尽的大气层。当它终于亲吻到大地时,自身也所剩无几。

 

阿不思的灵魂受着盖勒特的吸引,义无反顾地扑向盖勒特的怀抱。他现在正亲吻着他,不去思考未来可怕的种种。

 

不受控制的开始,猝不及防的结束,谨留遍体鳞伤,聊以纪念。

 

还有那最迷人的,烟尘与花火,那绚丽的燃烧,那短暂的燃烧。

 

只需要一颗星落的时间,或者,两个月。

 

但是盖勒特的灵魂将永远近乎野蛮地拽着他,就像那下着流星雨的夜空永远霸占着他的梦。甚至当他的身体已经远弃他而去时,甚至当他决心永远要离开他和他那些残酷的梦想时。

 

06

 

就在他们的正前方的星群间,一颗硕大的火流星飞过,招摇着盛放它华丽的尾巴。它比先前的那些更加绚烂,闪着晶光的烟尘仿佛在天幕上割开一条巨大的口子,当下以肉眼所见,仿佛永远都不会消失。

 

07

 

人生若是这星辰夜,那么盛夏和流星雨都是你,在这一刻放纵,仿佛是用尽了一生的欢愉。往后的漫漫长夜,再也不会有这么绚丽的流星雨,也不会有这么耀眼的你。

 

你也像其它星星那样远去了吗,远去到模糊了形状,只剩光点,甚至,连光点都看不清?我有时候甚至希望真能如此。但是你却是我长夜的流星,星雨过后,眼中再容不下平凡的璀璨。

 

往后的你便像流星,只能不期而遇。

 

 

终有一天,流星会再次降临。继在戈德里克山谷之后,出现在霍格沃茨天文塔顶上黑暗的夜空中,出现在纽蒙嘉德塔顶囚牢的窗外。

 

因为你是流星,我也是流星。

 

于是盛夏成了一场流星雨,你和我在这里相遇。

 

于是回忆成了一场流星雨,满天的流星,每一颗都是你。

 

流星落时,便是我们重逢之日。

 

End.



今年好不容易遇上好天气却错过了今年的英仙座流星雨,于是忍不住想象让GGAD替我弥补一下这遗憾。第一次写GGAD,写得不好还请见谅!

小广告一下为GGAD写的那些原创歌曲~作曲和编曲都是我

Summer of 1899:http://hecate-thalia-knight.lofter.com/post/1dd2251e_d6bd890

一个主旋律demohttp://hecate-thalia-knight.lofter.com/post/1dd2251e_eeee0289

Dark Side:http://hecate-thalia-knight.lofter.com/post/1dd2251e_ef157532(已经去录音棚录了哦,完整版coming soon)

写文不会我还是会写歌的!

评论(2)
热度(54)

© C村的骑士Hecat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