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村的骑士Hecate

C村的Hecate Knight 技能作曲的14岁小朋友,亚梅,罗赫,德哈,GGAD,亚赫

【DH】731小哈生贺短篇完
The Birthday
从霍格沃茨毕业的那个夏天,也是哈利挣脱德思礼家囚禁的第一个夏天。格里莫广场十二号很好,他不用再被锁在狭窄发霉的阁楼,而是住在曾经属于小天狼星的宽敞卧室里。但是现在格里莫广场十二号甚至没有了七年级逃亡时候的温馨,没有罗恩和赫敏,他独自待在空旷的房间,很难不想起它曾经的主人,他唯一记得的亲人——小天狼星。
虽然现在的克利切已经友好了很多,尽心为他营造出一个温暖的家。但是他的整个夏天将只有一只家养小精灵陪伴,没有了达利尖叫的空气并不会减轻他的孤独感。
但是至少,他可以随意使用魔法,罗恩,赫敏和金妮也会很贴心的主动给他寄信,因为哈利在失去海德薇之后一直都不肯再买一只新的猫头鹰。他和金妮在大战之后激情淡了,也就和平分手了。但是友情并没有淡,她还是常和三人组一起玩。
想起早些年弗农姨夫禁止他做任何有关魔法的事情,禁止他在在任何时候放海德薇出去活动。更早的时候,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巫师,整日遭德思礼一家的白眼,被锁在碗橱里,看着德思礼先生和太太把达利宠上天。达利在十一岁生日跟他最好的朋友出去玩的场景他还记忆犹新,那时候他是多么羡慕他呀,刚好过几天就是他的生日了,第一次由他自己决定的生日,他突然好想像一个普通的麻瓜一样,邀请最好的朋友到麻瓜餐厅去聚餐,切一个小蛋糕,无拘无束地谈笑。
小猪细碎地啄击玻璃窗带来了罗恩的信,哈利很期待地解下它脚上的信,招待它一块饼干屑。
“九月份就要开始奥罗的训练了!我真不敢相信魔法部允许我们做奥罗,我是说,我们整整少上了一年的课……”哈利可以看出罗恩的笔迹因为激动而变得潦草,忍不住笑了,提笔给他的朋友写信约定生日的小聚,送小猪出了窗外。
七月的最后一天,哈利,罗恩 赫敏和金妮在破釜酒吧集合,跟着赫敏乘坐地铁去一家麻瓜餐厅。湛蓝的天空上飘着几朵洁白柔软的云,使人心情大好。坐在餐厅临街的落地窗边,分享完生日蛋糕,细呷咖啡红茶,分享着霍格沃茨说不尽的八卦趣闻,然而伦敦的天气实在是变化无常,不知不觉间,桌布上金灿灿的阳光消失了,灰云翻滚,雨水倾泻下来,几分钟就染湿了地面。
街上的水积起了几厘米,一个小时过去了,雨还是没有要停的意思,大家都觉得无聊了,但是没有人带伞,在麻瓜面前也不能使用魔法,罗恩自告奋勇冒雨去买伞,哈利也想跟着去,但是罗恩制止了今天的寿星,只身消失在雨中。
茶水渐渐冰凉,金妮尽力地找着话题,赫敏听着她聊那些已经讨论过几百遍的话题,哈利的手指无聊地敲打着桌子底。
终于,玻璃窗前出现一个模模糊糊的高个子红头发的撑伞人,罗恩走进来,衣角和发梢都还留着雨水的痕迹,脸上的表情非常不悦。
“我真不敢相信,附近居然只有一家店有雨伞,而且只有这最后一把了!”
金妮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前前后后搜遍了哥哥全身,才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看哈利和赫敏。
缓慢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一颗金色的脑袋从出现在楼梯上。
“马尔福怎么会出现在麻瓜餐厅!”金妮小声嘀咕着。
“真巧啊!哈利•波特,韦斯莱先生和小姐,格兰杰小姐,你们也在这里?”出人意料的没有不善的口气,甚至给人一种友好的错觉。
“马尔福先生怎么会来麻瓜餐厅?”哈利警惕地问。
“就不能友好一点吗?我以为我们不再是死对头了,毕竟你救了我的命。”
“我只是做了你为我做的相同的事。”
“那我们就更应该是朋友了呀!”德拉科微笑着,真诚地问,“你们被困在这儿没有雨伞吗?”
“不,我们有一把。”罗恩迅速说。
“但是不足以遮住你们四个人吧,我倒是愿意分享我的伞。”
四个人面面相觑,发现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于是金妮转向德拉科说:“好吧,谢谢,那么哈利就麻烦你了。”
哈利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赫敏罗恩和金妮挤在一把雨伞下回陋居了,自己跟着德拉科走进雨中。没什么可怕的,他对自己说,他都和马尔福单独进过禁林——如果不算上胆小的大狗牙牙的话,打一把伞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哈利可以很自然地躲在德拉科的伞下,缓缓朝格里莫广场十二号走去,辛好路程不是太远,因为德拉科拒绝坐地铁。雨丝沙沙地拍打着地面,一段时间的无言,直到哈利听见德拉科小声说:“生日快乐,哈利。”
他在德拉科看不见的地方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谢谢……你还记得我的生日。”
“哦!魔法世界没有人会不记得哈利•波特的生日的!”
这种交流方式,带着一点酸酸的语气,一瞬间像是回到了霍格沃茨的时光,“你终于恢复正常了!我就知道德拉科•马尔福不可能那么大度绅士。”哈利不禁噗嗤笑了出来。
气氛悄悄活跃起来,混合了雨水的空气也开始变得温暖。“好吧,事实上要知道我从小读着你的故事长大,后来还被你救了一命,你对我好像还挺重要的呢!”德拉科用打趣的语气说,却在心里无声而坚定地重复:你真的对我很重要,非常重要。
德拉科慢吞吞地走着,开始跟哈利聊起霍格沃茨的往事,他们对于大多数事情都有截然不同的意见,现在聊起天却奇迹般的和谐,最多不过像小朋友拌嘴一样幼稚地争论。
一路上边走边聊,哈利竟觉得意想不到的愉快,甚至嫌时间过得太快了,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格里莫广场,大概马上就要分别了,又或许他应该请德拉科进去喝杯热茶什么的?出于基本的礼貌,这还是很有必要的……
德拉科的脚步也明显更慢了,仿佛也舍不得离别,沉默悄悄攀上他们的肩头。哈利的视线躲躲闪闪地瞟向德拉科,发现他正盯着沾满雨水的鞋尖,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蠕动着嘴唇开口:
“哈利,你知道吗,从前有一个男孩,从小目中无人,他从书刊报纸上认识了一个著名的男孩,本以为男孩会成为他的朋友,就像以前任何他想要的东西一样。”
“那么……后来呢?”哈利睁大眼睛注视着雨滴坠下的珠帘,小心地藏匿着语气中无法否认的急促和期待。
“但是由于他两次见面中的愚蠢和自大,男孩拒绝了他伸出的手,出于无颜,嫉妒,不甘,虚弱,他决定赌气一辈子恨那个男孩,处处同他作对……我现在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想用这种偏激的方式取得那个男孩的关注,就像有的小男孩喜欢欺负喜欢的女孩。”
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愣愣地望着雨水,机械般眨着眼睛,努力不去思考,不感去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担心受到表白,因为现在的气氛非常适合这种活动,而他,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像从前拒绝无数女孩那样拒绝他。然后很快这种担心又转换成了失落,德拉科说不定只是想道个歉,或者表达些其他再正常不过的感情,他为何要自作多情?哦不,不,他怎么可能爱上德拉科•马尔福呢?
“在霍格沃茨的整整六个学年,他们都是最标准的死对头,但是我觉得他们没有办法真正恨对方,至少他没法恨那个男孩。他有一个机会用一句话就可以毁掉那个男孩的一切,但是当他望着他的脸,脑海里竟开始倒带关于他的一切回忆,从眼前的人到他第一次向他伸出手,第一次听说他的名字……”
“最后他选择了用谎言保护那个男孩,而那个男孩,也在最终的霍格沃茨保卫战中救了他。”德拉科停下了脚步,目光从他的鞋尖上抬起来,对上哈利颤抖的绿眸,“现在,他终于没办法再藏匿自己的情感,说不清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他……生出了爱情。”
“是的,哈利,我爱你!”德拉科坚定地说,蓝灰色的瞳孔中,目光紧紧缠住哈利怔住了的祖母绿眼睛,所有的骄傲都消失殆尽,也找不到那刻意维持的绅士风度,只剩下一份赤裸裸的心意,热切地,恳求般地凝视着哈利的眼睛,等待他的回答。
哈利的嘴唇不可置信地微张,一小口急促的吸气声淹没在雨声中。德拉科的眼神却渐渐暗淡下来,又重新专心看着自己的鞋子,“好吧,如果这让你感到厌恶,就请当做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现在……你到家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他企图往语气中填充体面的自尊和大度,听上去却只有掩藏不了的失落绝望。
“不,我并没有!”哈利脱口而出,德拉科犹豫不决地重新抬起头看看哈利,他不需要优柔寡断的安慰,他不需要重新燃起虚渺的希望。
“我是说,我也……莫名其妙地爱上你了!”现在轮到哈利坚定不移地凝视着德拉科,“我是认真的,所以听着,你最好不是个耍我。”他又飞快地补充说,双手捧上德拉科的脸颊,中途还莽撞地碰掉了他手中的雨伞。
“我当然,”德拉科也就干脆任雨伞掉在一边,手指插进哈利鸟窝一样凌乱的黑发,宣誓一般地撞向哈利的嘴唇,顺理成章地进入他来不及闭合的双唇,捉到他小巧的舌头占有性地吮住,难以割舍地分开时喘息着说,“我当然也是认真的,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是我的了!”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
“不,你是我的!今天是我的生日,我要你做我的礼物。”哈利张开双臂环上德拉科的肩背,温柔地吻上他的唇。雨水淋湿了他们的头发,顺着他们的睫毛和发梢滴落,打湿的衣料紧紧粘在一起,两个不甚强壮的肢体紧紧依偎在一起,没有一点距离,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对方的肋骨,如此充实温暖,却又不可思议的真实。
浑身湿透的德拉科跟着哈利走进了格里莫广场十二号,无论如何,看到德拉科少爷和哈利少爷相处的如此友好,克利切是最为高兴的了。年迈的家养小精灵为德拉科拿来干燥的毛巾和温热的红茶,德拉科拿过这些,甚至还迅速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无视了克利切惊奇的像两颗要掉出来网球一样的眼睛,匆匆吩咐他退下了。
德拉科小心翼翼的从魔法口袋里掏出一本相册,甚至比哈利一年级从海格那里得到的贴满他父母相片的那本还大些,尽管淋了那么久的雨,两个人身上都湿透了,但那本相册还是整洁干燥,只是并不崭新,看上去至少经历了几个年岁。
“这是?”
“这是你的生日礼物,如果你不嫌烦的话,我要再说一遍生日快乐:)”德拉科抹掉封皮上的一滴水珠,翻开了那本相册。
“我说过我很早就开始从预言家日报和其他书籍上读到你了,而且我也足够无聊,把读到的关于你的报道和文章都贴在一个本子上,还一直坚持到霍格沃茨毕业。”
他继续翻着相册,哈利可以看到各式各样的自己在巫师世界不会泛黄的报纸上活动,甚至还有一些单纯的照片,有几张旁边还有罗恩和赫敏。“好吧,还有一些我在霍格沃茨时搜集到的你的照片。”德拉科补充说。
这看上去像洛哈特会喜欢的礼物,但是哈利不决定把这句话说出来,仅仅是想到一个人这么认真地坚持在这么多年收集关于自己的东西就已经足够令人感动,而当发现这个人是德拉科的时候,哈利的眼眸不自觉地变得水灵灵的。
“也许这样的礼物有点傻乎乎的。”德拉科撇撇嘴。
“但是每一页都很可爱!说真的你喜欢我多久了?”哈利不可收拾地笑起来,圆框眼镜下的眼睛亮晶晶的。
“久到我都没法想象。”德拉科凑近哈利的耳朵,悄声吐字,温热的气息痒丝丝地喷上哈利的耳廓,“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可以更进一步?”
“这意味着你应该去洗个热水澡了,不然会感冒的。”哈利红着耳根猛地向后退开。
“你是在关心我吗?”德拉科勾起久违的得逞的邪笑,凑上去给哈利一个细腻绵长的亲吻,仔仔细细地欣赏染上绛色的脸颊,那是他独一无二的珍宝。
FIN.┐(‘~`;)┌
最后祝哈利波特同学三十六岁生日快乐🎂以及魔法妈妈罗琳生快🎂

评论

热度(29)

  1. 奉为羽秀C村的骑士Hecate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