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梅】你在心上(北京胡同AU)作者不要命系列

亚瑟第一人称ooc
不正宗也不要钱
无厘头无文笔脑洞无下限
能接受的话就走起,望博一笑

插个小广告,为AM写的原创歌曲

http://hecate-thalia-knight.lofter.com/post/1dd2251e_1244f8b0


――――――

蓝天,白云,被墙角古树参天的枝丫上分割成通明晶莹的几块水色。春风乍起,枝上的叶芽还藏得很深,仰头望,无外乎三种颜色,在尚显料峭的空气中飘浮着。

直到那支风筝出现。一身青黑,一抹红芳,轻捷的沙燕凌风展翅,渐渐收细的剪尾又融入无暇的天色中。

我看得入了神,瞬息间仿佛时光溯洄,红砖,白墙,悠悠的胡同巷子,高高的四合院墙下住着我的童年。对门那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盖无私收养了一个叫梅林的小男孩,他倒也真像树木似的笔挺高挑,体格清瘦,长着一对招风耳,水灵灵的眼睛竟显灵气。

“孩子们,快别愣那儿发呆了,春天要来啦!来跟我学做风筝啊!”我们蹲在墙角玩泥巴的时候,盖老头就这样嚷嚷着。盖老头也年轻过,他曾梦想着成为一名杰出的风筝匠。偏不巧他爹得病走得早,娘一个人拉扯他身体也不好,他就放弃追梦转而成为了一个医术不怎么高明的中医。

这个时候,静不下心来的我总是一溜烟就窜上院里那棵老槐树,留下盖老头在树下用他那大小眼又好气又好笑地瞪着我。梅林却总是很听话地跟去学,他爱扎风筝,他扎的沙燕比盖老头还好。隐约听得盖老头说梅林扎的燕子骨架如何好,厚薄软硬如何恰当,在风中飞得如何稳,我却只知道那燕子如何漂亮。那是一只有点神似梅林的瘦沙燕,青黑色勾勒出修美的轮廓,一尾剪刀飘逸可爱,炯炯有神的一对眼,身上绘的粉红色的,我看像梅花,盖老头却告诉我是蝙蝠,寓意着福到了的。

东风终于来了,盖老头就带着我们去后头的空地放风筝。不劳而获的我死皮赖脸地缠着梅林要他那支沙燕,他也就给我了,自己用盖老头扎的。梅林擅长扎风筝,也擅长放风筝,我却总想放得比他更高更远些。我们奔跑着,欢笑着,欣喜地望着两只彩燕。故都的天空因为这五彩的沙燕,更加湛蓝,蓝得仿佛容纳了千顷海水。我虽然没有见过海,但是我确信,再蓝的海也不会比这里的天空更蓝,因为这里的天空,有一颗五彩缤纷,灵活生动的,燕子形状的灵魂。

盖老头汗流浃背地追在两个疯跑的小孩后面扯着嗓子喊:“慢点,慢点!别放太高,小心争断了线!”我并没有在意,反而跑得更快了。“嘿,停下!”直到梅林在我身后喊,我回头一看,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手中的线拉起来是那么晦涩,两只燕子绕在一起,竟然收不回来了。风越来越大,我却在底下急得满头大汗,甚至想哭出来了,眼睁睁地看着两支风筝越缠越紧。盖老头说风实在太大,他也没办法,他满头的白须在风中毫无章法地狂舞。

游丝一断浑无力,莫向东风怨别离。那线,终是断了,我沮丧地低着头,告诉自己男子汉大丈夫不能哭鼻子,却没能忍住几秒。四周一片寂静,只有耳畔呼呼的风声,终于一声凄厉的哭声撕破了沉寂,我的泪珠断了线,啪嗒啪嗒掉下来:“我的沙燕啊!梅林的沙燕啊……”然后一只骨节分明的小手搭上我的肩膀,“嘿,别哭了,大不了我再给你扎一只!”我使劲儿吸了吸鼻子,居然真的止住了哭泣。真奇怪,明明是我弄丢了梅林做的风筝,他反倒安慰起我来。

几天之后,梅林当真送给我一支新沙燕,比先前那支更漂亮,但也就是那年,我搬走了,搬离那个蓝悠悠的天空底下,红砖围的简陋院子,从此再没见过梅林和盖老头,也再没放过风筝。宽阔的江堤畔五颜六色的卡通风筝也好看,但永远极不上故都童年的丝毫。莫向东风怨别离,莫向东风怨别离呀!每年东风始起的早春,这句话就像鬼魅似的缠绕在心头,不知道装点了多少个浅眠的梦寐。

别来无恙,你在心上……辗转多年,我终于又回到这方土地,难得幸运碰上这般湛蓝的晴空,春风里的沙燕与当年是那样相似,仿佛那手绘的色彩顺着时光长河流下,不减分毫鲜妍。或许梅林也在不远处的哪间四合院里,等着我放风筝呢……

end.

――――――
话唠
如果觉得实在是很滑稽……没错这是我高一的寒假作文,谁叫学校非要出言情title老师非要写传统文化呢……不知道老师看了会怎么收拾我,求善良小仙女替我收尸

又及实在没有想到梅林坑里三年尝试写文两次失败,第一次打end的居然是作文……

(真好骑士除了作曲也就只会作文了gun)

评论
热度(15)

© C村的骑士Hecate | Powered by LOFTER